{{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首頁
首頁 > 特別報道
冬奧絕殺
2018-11-19    來源: 《大學生》雜志  

  王海濤嫻熟地滑著輪椅,游走在位于北京懷柔的中體奧冰壺運動中心里。2018年6月,我們見到他時,他剛剛從哈爾濱回到北京參加集訓,備戰7月初開始的全國殘疾人冰壺錦標賽。

  2018年3月17日,中國輪椅冰壺隊在平昌冬殘奧會上勇奪冠軍。決賽對戰挪威隊,令人窒息:上半場雙方在苦戰中打成3比3平,第七局,挪威隊先得分,后中國隊利用后手優勢連得兩分,以5比4領先,豈料挪威隊在第八局中再得一分,雙方再次戰平。

  比賽進入加時局!一次擲球就能鎖定勝負,最終輪椅冰壺隊隊長王海濤的一擲,讓中國隊以6比5實現對強隊挪威的絕殺!

  硬仗硬打絕殺

  平昌冬殘奧會已經不是王海濤第一次參加奧運會賽事了。早在2014年的索契冬奧會,王海濤和隊友們就一路打進四強,遺憾的是,那一屆他們被英國隊反超,錯失銅牌。四年之后,王海濤和隊友們終于憑借多年的努力與堅持,奪回了屬于自己的榮耀。

  參加平昌冬殘奧會的5名輪椅冰壺隊員,是從各省隊選拔上來,經過嚴酷的訓練最終成團。事實上,我國殘疾人輪椅冰壺運動員的候選人數并不多,最初從省隊選拔入圍的僅有19人,很多人都缺乏比賽經驗。為了更好地備戰殘奧會,這19人前往加拿大進行封閉式集訓。集訓后,備戰隊伍的規模縮減到8人,最后,5名正式赴平昌參賽的隊員脫穎而出。賽前,憑借過硬的實力和大賽經驗,王海濤毫無疑問地入圍了。

  在平昌,中國輪椅冰壺隊豪取五連勝,但在第六場輸給了三屆冬殘奧會冠軍加拿大,吃了第一次敗仗。王海濤因為自己的失誤而連連自責,心態失衡,甚至在之后的開放性擊打中都打不著球。“那時候心理真是有壓力,隊友們之前的發揮很好,就怕因為自己的問題連累大家。”

  教練岳清爽看出了他們受挫之后的緊張和焦慮,她帶著隊員在冬日的寒風中放聲歌唱調整心態,一首《真心英雄》唱畢,大家早已熱淚盈眶。他們擁抱彼此,室外的大風吹散了他們的歌聲和吶喊,也吹燃了他們胸中的激情。

  隨著半決賽和決賽的到來,王海濤和隊員們的心態也漸漸走向“硬仗硬打”的模式。面對加拿大、挪威、美國等老牌強隊,輪椅冰壺隊的隊員們沒有放棄,以強大的韌性和巧妙的配合迎戰強敵。

  2018年3月17日,韓國江陵冰壺館,平昌冬殘奧會輪椅冰壺決賽加時局,中國隊教練岳清爽剛剛叫了暫停。

  王海濤細微地挪動了幾下輪椅,俯下身來仔細瞄看賽道另一端的營壘。他的身后是隊友王蒙,穩穩地抵住他的輪椅。另一端,隊友陳建新用標桿指著進營點。王海濤屏息凝神,推桿,冰壺在冰面上劃出一道軌跡。賽道兩端,中國隊員不禁低吼。

  這是加時局的第七擲,也是關鍵一擲。冰壺在賽道上滑向營壘,牢牢封鎖住了對手可能的擲壺線路,挪威隊絕望了!放棄了最后一擲。

  中國隊,贏了!

  冰場真我

  “我們隊員都是殘疾人,很多人都還伴有疾病。冰場上特別冷,穿著棉服棉褲去訓練,一個小時全身就凍透了。”王海濤和輪椅冰壺隊的隊員們因為下肢殘疾,訓練中有時在冰場凍著了可能自己都無法察覺。普通人難以想象,與健全人運動員相比,殘疾人運動員們要做到一個看似“簡單”的動作,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

  隊員們日常的體能訓練非常嚴酷,在滑輪椅上下坡的訓練過程中,王海濤常常練得滿手都是血泡。“我們打冰壺沒有擦冰,只能完全靠上肢力量,更何況輪椅無法固定,因此對力道和角度都有更高的要求。”日日夜夜的堅持訓練,冰場內外的溫度差異,使王海濤的皮膚也出現了問題。但他不愿多提及這些,多年的訓練生活狀態早已習慣,自怨自艾的時光已經過去,現在的他,更多時候愿意多考慮考慮技戰術。

  對于當下的狀況,王海濤感到知足且踏實,從平昌回國之后的各項表彰并沒有沖昏他的頭腦。“人不可能永遠處在不敗之地,即使拿了金牌,也得好好訓練。更重要的是,我在這項運動中找到了生命的意義,我覺得只有在冰場上的才是真正的我。”

  王海濤

  中國輪椅冰壺運動員

  文/本刊記者 陳思 校園記者 韓劍利


如果覺得我的文章對您有用,請隨意打賞。您的支持將鼓勵我繼續創作!
贊賞支持
贊賞金額(元):

支付方式

立即支付

打開手機微信,掃一掃下面的二維碼,即可完成支付

大學生雜志社官方微信

支付成功,謝謝支持

關閉
腾讯分分彩1个月赢40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