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首頁
首頁 > 職場
《大學生》:瑞式職場
2018-05-04    來源: 大學生雜志  

  數年前初次涉足瑞士蘇黎世這片被譽為“全世界最豪、生活質量最高”的土地,我腦海里上演了一出典型“瑞式職場花樣作”的內心戲:拿著高收入、享受著高福利、下班不是和同事觥籌交錯把酒言歡、就是在趕赴手表名包買買買的路上……然而真正踏入瑞士職場,才發覺圖樣圖森破:在瑞士,一切不以進階為目的、不靠終身學習為手段地“混”職場,都是耍流氓。

  掐指算過,倘若按照現行女55、男60的退休年齡門檻,撇去那一小撮有幸實現財務自由、提前退休的少數派,估摸著你還得悲催地兢兢業業持續奮斗幾十年才能熬到光榮退休。一如職場深似海,常使菜鳥淚滿襟。可要比職場壓力,誰敢說比瑞士人還“慘”?

  在這個多民族聚居的彈丸之國,光是國家官方語言就有德語、法語、意大利語、以及被戲稱為“山民鳥語”的列托羅曼語四種,你要是不會至少兩種(還沒算英語),出門來趟國內游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找工作更是妄想。

  瑞士人少錢多,成為毗鄰而居的德國、意大利、法國精英最佳求職地,現如今,瑞士常住人口的四分之一都已是外籍人士,壓力山大的就業環境就問你怕不怕?

  作為一個在全球創新指數榜單上連續n年霸屏的國度,懷有強烈榮譽感的瑞士人就怕稍有懈怠,“流動紅旗”就被別人搶去……若問瑞士職場人究竟如何在內憂外患的pk中立于不敗之地?還是那個熟悉的配方:終身學習。

  53歲,開始追求事業上升期

  終身學習的觀念,對咱中國人來說并不是什么新鮮詞兒。古語有云“活到老,學到老”、“學海無涯、學無止境”,可名句之所以流傳至今,或許是因為實際能做到的人實在寥寥無幾。

  初到瑞士的我,只能靠著大學英語六級打天下,感受著這個國家無處不在的“森森的惡意”。雖然英語在瑞士國民中普及率相當高,可真想找到一份賴以謀生的工作,不會本地語言根本沒戲——這也是為何赴瑞留學的中國學生,即便是讀到博士,畢業也極難在這個夢想國找到工作的原因。

  最初我也以為瑞士人天生自帶語言天賦,邁出大學門檻之前就已經精通好幾門外語。直到頭一天去德語語言班報道,進門環顧一圈下來,目測大半個教室的學生年齡都在我之上,而已年過三十的我竟然成了班里的“小鮮肉”。

  課間聊天時,曾在國內擔任記者的我八卦地挨個兒打聽大伙兒來學德語的原因。以53歲榮獲全班“老大姐”殊榮的瑞士同行Sabina頗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訴我,她此前跟隨外派的父母生于長于非洲,成年后回到故土,始終在瑞士法語區工作,眼下兒女已離家,她想全力以赴追尋事業上升期,而瑞士使用最廣泛的德語則成了她的軟肋。

  53歲?事業上升期?你沒聽錯。瑞士男性與女性退休年齡分別劃定在65歲和64歲,也就是說,Sabina還有11年可奮斗且退休早著呢!

  幾年后,我入職瑞士廣播電視集團旗下國際報道頻道工作,中層編輯團隊中有一位西班牙女記者Belen,以現場采訪突發事件見長。有次咖啡間隙我好奇地問她:是不是西班牙人與生俱來的熱情讓她特別受人待見?她驚訝地反問:“你認為是因為性格嗎?當然不是!關鍵是語言這種工具。算上西班牙語,我能說七門語言,所以很多你們沒法實施采訪的人,我都能實現準確地溝通。”后來我才知道,其中四門語言,都是Belen在過去二十幾年的工作期間報班自學的!

  學歷能吃多少年?

  瑞士人比較精明:學歷只在初入職場和HR談年薪時一次性生效,過期作廢;靠著十余載寒窗苦讀換來的光鮮學歷、外加刷臉積攢的資歷就想穩坐三十年,無異于癡人說夢,因為瑞士人壓根就不care你當年出自哪所名校。是騾子是馬,咱拉出來遛遛,工作效果見分曉。

  瑞士學生15歲初中畢業時就面臨分流,或以進大學為目標讀普通高中,或以盡早工作為前途讀職業高中,俗稱“技工”。在很多國家,未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往往被視為loser,可瑞士教育體系簡直就是一股清流:一錘定音終身制是不存在的,不然豈不是人人都吃福利大鍋飯?咱要的就是終身延續式的教育。這意味著,從職業學校畢業的年輕人可以立馬開始全職工作,也可以在今后的工作中申請大學,專業或學位愛讀幾個讀幾個;而因工資高、待遇好,瑞士非全職就業極為常見,55%的女性和13%的男性都從事著兼職工作,半工半讀自然不在話下。

  我所在的媒體曾有一位外籍同事,邊工作邊苦讀終于拿到蘇黎世大學傳播學博士學位,自信滿滿地拿著還散發著新鮮油墨味兒的學歷證書去找HR“談判”:“你看我都博士頭銜了,是不是該漲點工資?”HR一臉“Excuse me,是梁靜茹給你的《勇氣》嗎”的表情,鄭重聲明:“抱歉,如果這個學位讓你來年的工作業績顯著提升,當然可以談;但現在是否為時過早?”

  最“豪”激勵

  既然進修培訓換不來直接利益,還費心學習做甚?瑞士人四不四傻?

  其實對生活在彈丸小國、資源并不豐富的瑞士人來說,危機意識根深蒂固。他們深知,40至50歲是個坎兒,萬一遇上裁員下崗,受雇太老、退休太年輕,唯一能讓自己再就業的就是與時俱進的技能與知識。伯爾尼州一家就業服務中心的主管就曾表示:雇傭中年員工有風險,“可能此人不夠機靈、不太靈活,對電腦和社交媒體沒有太多經驗,成本太高。”

  我曾探訪過瑞士首都伯爾尼地區在商業管理領域規模最大的公立繼續教育學校,在那里上課的都是22至50歲各行各業的上班族。他們中大多數人都需要以夜校的形式完成長達兩年左右的學習,最終通過考試拿到畢業證,而該證書幾乎為所有國際企業所認可,可謂是全球職業教育體系中最有分量的證書。一位年逾五十、在法國駐瑞企業阿爾斯通工作的Roland告訴我:“我很焦慮,因為我受的那套教育可是30年前的,如今的年輕雇員懂互聯網懂電腦,我總得跟上形勢,不斷更新存貨吧。”

  在2017年度全球人才競爭力指數排行榜上,瑞士傲視群雄、位居榜首。身在日新月異的媒體場,我也總覺得背后有一只看不見的手推著我往前走,我頭一次體會到,何為360度無死角的企業培訓激勵機制。

  每個月的第一個和第三個周四上午,我所在的瑞士媒體會針對近期國際焦點話題,邀請相關行業權威人士向全體記者釋疑解惑,幫助記者豐富背景知識。與此同時,單位每年還常設一筆經費,用于聘請傳媒界兄弟媒體主編、在大學執鞭教授傳播學課程的教授、以及普通市民擔任“匿名評審”,通過定期閱讀我們的報道給予書面意見。

  最“豪”且自由度最大的舉措,當屬每逢員工在該媒體工作期滿5年,便可在第6年額外帶薪休假一個月(我所在媒體每年年逾不惑之年、重新進入蘇黎世大學讀書或旁聽的職場人,也并不鮮見。

  固定帶薪休假期為五周),去全世界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報班參加任何你想學的東西,單位為學習期間的住宿和旅費買單。我的好友——視頻制作部門的記者Julie去年正好為單位“服役”5年,于是乎今夏去英國倫敦待了一個月,參與了一個深入回溯歐洲難民潮來龍去脈的夏令營。我一臉懵地問她:“和你本職工作完全無關啊,這也行?!”她答:“有何不可?還有同事計劃今年秋天去你們中國報個了解瓷器的培訓課呢!開拓眼界才能找到新聞線索嘛。”

  不僅如此,每到年底我就如臨大敵:又到了表決心、上報來年學習計劃的節骨眼兒了。每位員工都得在第二年的工作目標書上一一填寫:來年你想重點在哪一塊查漏補缺、具體想報哪幾門課程——請注意:學費單位買單,學習期間請假帶薪。不知道該學啥?沒關系,單位還友情給你推薦:請登陸瑞士maz新聞業培訓網站,從iPhone攝影到社交媒體推廣,從稀缺的數據挖掘記者到多媒體流程記者,親,包學包會無效退款哦!

  文/十三櫻


如果覺得我的文章對您有用,請隨意打賞。您的支持將鼓勵我繼續創作!
贊賞支持
贊賞金額(元):

支付方式

立即支付

打開手機微信,掃一掃下面的二維碼,即可完成支付

大學生雜志社官方微信

支付成功,謝謝支持

關閉
腾讯分分彩1个月赢40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