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首頁
首頁 > 校園
本杰明:27歲讀大一
2018-07-04    來源: 《大學生》6月  熊方萍

blob.png

  北京4月的一天,我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附近的咖啡館,見到了本杰明。他坐在咖啡館顯眼的位置,肌肉結實身姿挺拔,手指正在手機上有節奏地快速跳動,他用流利的中文解釋道,“一個朋友對法國文化非常著迷,打算做一個關于法國文化的專題,這兩天一直在問我很多問題。”他抬頭看向我,“就像十年前人在法國的我,被中國文化深深吸引一樣。”

  聽中文課的學生

  說起以27歲高齡就讀本科的原因,本杰明講起一段經歷。

  早在2008年8月,本杰明就只身前往成都,那時他高中畢業,計劃著一邊做中小學外教,一邊學習中文。他學習中文的方式不太一樣,主要通過日常交流和電視新聞、互聯網上學習,并不去傳統的課堂找專門的老師,也不看常規意義的語言教材。

  “電視里有更貼近生活的表達,書面的筆譯不如這個(電視表達)生動。”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本杰明的中文學習之路很順暢,慢慢地開始接一些法國會展的翻譯工作。

  “法國和中國的合作交流逐年增多,一些法國企業常常到中國舉辦活動,成都作為中西部最發達的城市之一,是法國企業進駐中國的重點。正是這個原因,找上門的翻譯兼職也越多來越多,在這些兼職中,我看到了自己未來的從業方向。”

  2014年,信心滿滿的本杰明決定回到法國發展,原以為憑借熟練的中文口譯能力,能輕松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然而事實并不盡如人意。求職中本杰明屢屢受挫,“他們覺得我穿得太隨意。”本杰明指了指自己佩戴的凱爾特手環和項鏈。其實并非每一家公司都不能接受本杰明的特立獨行,他坦言,真正跨不過去的檻是文憑,這讓他很受挫敗。

  在本杰明郁郁不得志時,朋友邀請他為法國孔子學院的一位中國老師作短期翻譯。彼時本杰明只把這次機會當做是曾經做過無數次的翻譯工作之一,他不曾想,這會改變他的人生軌跡。

  這位中國老師來自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當時在法國的孔子學院負責對接與二外的留學合作項目。他在接觸中發現本杰明的中文應用能力非常棒,也了解到他那時的困境,于是主動建議本杰明申請來二外留學。

  對本杰明來說,這位中國老師的提議拂去了那段時間的所有失意。2015年,27歲的本杰明再度來到中國,入讀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中文系一年級。

  “比起我的同班同學,我的年齡偏大,心態會比大家成熟很多。”

  在二外的學習對本杰明而言比較輕松,除了要努力克服前些年在成都說慣的川普外,其余的學習對他來講都很easy,成績基本穩居中文系第一。

  講法語課的老師

  問及如此優秀的成績,有沒有同時申請其他獎助學金,本杰明抿了口咖啡,搖頭道,“為留學生設立的獎學金倒是不少,但是學校為我提供了一份不錯的兼職,足夠日常的花銷,沒有再去申請獎學金的必要。”

  聊到這里,我心里的謎團終于解開——采訪中,不停有路過的人和本杰明打招呼,好像所有人都認識他。

  “你剛才看到這些和我問好的人,他們有的是我的同學,有的是我的學生。說來可能有點奇怪,我既是二外的學生,也是二外的法語選修課老師。”“當時二外剛好在找一個懂法語、中文和英語的外教,那位幫助我回到中國讀書的老師當即想到我,就這樣,我又撿起了外教的老本行。”本杰明有些靦腆地笑道。

  盡管此前在成都有近6年外教經歷,但本杰明仍然會為每一堂課認真做準備。上過他輔修課的一位二外同學說,“Ben的課非常有趣,非常實用。從生活出發,并不拘泥于教材。”

  “網上有一些填充對話的漫畫格子,我會讓學生們去想象這是一個怎樣的故事,他們可能發生怎樣的對話,然后用法語表達出來。他們很喜歡玩這個游戲,他們的回復也總帶給我奇妙又驚喜的感覺。有的對話簡直就是腦洞大開。”

  除了鼓勵學生通過漫畫進行法語創作,本杰明還會發動大家參加情境表演。他提前給出一個具體的情境,隨機找同學上來飾演其中的角色,在這種高度專注的互動中教會大家實用的法語。比如如何在餐廳點餐,如何在街頭與人聊天搭訕等。

  “老師非常nice,他的教學方式讓我勇于用法語去表達,不會因為擔心自己發音是否標準而畏畏縮縮不敢開口。”同學如是說。

  本杰明對此也有自己的道理,“如果真的想學會法語,一周一節到兩節課完全不夠。法語的語法體系和中文不一樣,我們的詞語還會分陽性、陰性,屬于另一種復雜的體系。考慮到這一點,我想還不如教給同學們一些實用的口頭表達。另外,我不希望我的課堂死氣沉沉,所以會用一些稍微有趣的方式。”

  “課上我會放法國電影,一邊放一邊給大家講,不過我不會頻繁打斷,免得影響同學們觀看。”本杰明告訴大家,有的翻譯并不準確,兩種語言之間的互譯過程中會流失掉一些含義,甚至有的會被誤解,進而可能導致大眾對這種文化、這個國家的誤解。“就拿法國電影來說,一些翻譯總是不自覺地呈現得非常浪漫,很多中國朋友看了就會覺得法國很浪漫,法國人很浪漫,其實不是這樣的。事實上,法國是一個很務實很傳統的國家,法國人談戀愛也沒有那么多浪漫的細節,不會像電影里那樣動不動就燭光晚餐,男士也不是總穿西裝,西裝口袋里也不常放新摘的玫瑰。我們會挑選一個氛圍不錯的餐廳,其他的并沒有那么care。”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未來我可能從事和中文相關的工作,貿易或者旅游。中國的經濟發展勢頭非常好,因為‘一帶一路’的緣故,法國和中國各方面的合作也越來越多,我明顯感受到這幾年來中國發展的法國企業越來越多,去往法國的中國企業也多了起來。法語、中文、英文,我都很擅長,因此對我來說,不管是在法國,還是在中國,機會都很多。”

  接受采訪前,本杰明剛從新西蘭大使館面試回來。這是學校一位老師引薦的,為新西蘭大使館作翻譯。因為中文功底扎實,二外的老師經常為本杰明推薦兼職機會,本杰明對此心懷感激。考慮到本杰明即將畢業,這一次老師為他推薦的是一份正式工作,因為是在大使館,所以各方面的待遇福利都很好。

  “原本我的計劃是回到法國,或者去一個新的國家,比如澳大利亞。人生前二十年在法國,這十年在中國,下一個十年,去別的國度看一看、走一走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說到這里,本杰明感嘆自己是幸運的,因為父母從不會將自己的人生期待加諸于他身上。“但是這個工作機會很棒,我也很糾結。”本杰明皺了皺眉,放下手里的咖啡,繼續說道,“先全力以赴試一試,這樣至少以后不會遺憾。”

  本杰明更喜歡分享關于未來的planA展望。

  “2015年4月,我在新聞上看到中國老師顧少強寫的辭職信,感受到非常強烈的共鳴。我很欣賞這位灑脫的老師。”按照下一個十年去澳大利亞的計劃,這封被稱為“史上最具情懷的辭職信”和本杰明的人生展望不謀而合。

  “我的性格比較特立獨行,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否則我不會從法國來到中國,并且一待就是十年。對我的人生來說,(在中國)這十年非常重要,我的變化也很大。現在我給家人帶禮物,都是滿滿的中國元素。我們家的客廳掛著一幅兩米長的山水畫,我奶奶現在出門就喜歡用那根刻著龍圖騰的手杖……”

  文/熊方萍


如果覺得我的文章對您有用,請隨意打賞。您的支持將鼓勵我繼續創作!
贊賞支持
贊賞金額(元):

支付方式

立即支付

打開手機微信,掃一掃下面的二維碼,即可完成支付

大學生雜志社官方微信

支付成功,謝謝支持

關閉
腾讯分分彩1个月赢40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