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首頁
首頁 > 新聞
中國動畫學派之輝煌
2018-08-16    來源: 《大學生》雜志  

  編者按: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一直致力打造“中國動畫學派”,北京電影學院副校長孫立軍老師認為,打造“中國動畫學派”離不開讓學生系統地了解中國動畫發展的歷史。

  2018年,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將《中國動畫史》設置為動畫專業本科生的必修課程。課程回溯了近百年來中國動畫的萌芽、發展、壯大、輝煌、低谷、尋路的歷程,重點重溫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中國動畫學派輝煌時期的作品及藝術家的探索之路。

  同學們在課堂上獲益匪淺,寫了不少心得文章,在此選登一篇。

  絕美姿態

  上世紀在世界享有盛譽的中國經典動畫蘊含著濃厚的民族特色,借鑒了中國戲曲、民樂、剪紙、皮影戲、水墨等傳統文化元素,最為明顯的,當屬我國首創的水墨動畫。水墨動畫與一般的動畫不同,那種透著水墨畫暈染的美感,充滿著中國畫獨有的“似與不似之間”的氣韻。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出了四部水墨動畫片:《小蝌蚪找媽媽》《牧笛》《鹿鈴》《山水情》,個個堪稱經典。

  當時,阿達(徐景達)是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的一名美術導演。有一天他洗臉時,發現盆底的齊白石水墨畫中的圖案在盆里的水流動時仿佛活了起來,萌生了把水墨畫做成動畫的想法。

  1960年2月,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成立了由阿達負責人物和背景設計、呂晉負責繪制動畫、段孝萱負責拍攝和洗印技術的試驗小組。歷經3個月,短片《水墨動畫片斷》試驗獲得成功。

  1961年7月,《小蝌蚪找媽媽》制作完成,向世界宣告了中國水墨動畫片創作成功。

  除了最經典的四部水墨動畫,不得不說的還有嘗試用“拉毛”剪紙新工藝制作的水墨風格剪紙片——《鷸蚌相爭》。由于攝制一部水墨動畫片很不容易,花費時間大,制作流程復雜,成本極高,若用剪紙片的攝制方法拍出水墨藝術的效果,便能省下許多繁瑣工序。

  塑造了大名鼎鼎的“葫蘆娃”的胡進慶先生首先試用在毛邊紙上畫顏色,使之產生國畫的濃淡、暈化的韻味,然后沿著輪廓邊緣撕下來,再組裝成型。特殊的“拉毛”工藝能直接在造型的邊緣產生水墨暈染效果。這種拉毛工藝成本低,簡簡單單兩張北京冬天糊窗戶的坯紙足矣。胡進慶老先生說在鷸的脖子上,有三四十個拉毛的小圓圈聚在一起,用頭發絲一樣的尼龍絲串起來,在拍攝的時候可以動得非常柔和。這種方法制作出來的角色有強烈的質感和墨象之美,與水墨風融合得完美無缺。

  歷史浸潤

  《九色鹿》是中國動畫劇本中凸顯民族氣質的好作品。

  《九色鹿》講述的是九色鹿經常幫助遇到困難的人,在幫助過弄蛇人后,弄蛇人向國王告密出賣九色鹿,九色鹿用神力化險,弄蛇人受到應有報應。

  九色鹿能開山分海,長鳴則百花盛開,春回大地,它對每一個生靈心懷尊重,為任何生命的逝去感到悲傷。九色鹿所在的四季如春的那片土地,是中國古代人心目中的桃花源。

  中國經典動畫作品注重通過還原歷史原貌,為觀眾帶來歷史浸潤感。

  《九色鹿》為了盡可能地還原歷史原貌,在背景道具的選取上花了一番心思。比如開頭時照亮書簡的長信宮燈,皇后出場時桌上擺放的馬踏飛燕雕塑等等。長信宮燈是西漢時期的青銅擺件,馬踏飛燕是東漢時期的工藝作品,而鹿王本生故事源于北魏的敦煌壁畫,時間上非常合理。

  秉承莫高窟中北魏時期的壁畫風格,《九色鹿》大量采用經典敦煌壁畫圖案及配色,僅25分鐘,每一幀都精美得令人如癡如醉。

  創作團隊曾到敦煌采風。1980年夏天,創作團隊用兩個月,由上海出發,沿著絲綢之路從東到西到了敦煌。5個主創人員在千佛洞里呆了23天,對著豐富絢麗的壁畫臨摹了五大本速寫。

  1999年出品的動畫電影《寶蓮燈》,其背景設計充滿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符號,宮殿的墻上有很多中國傳統裝飾紋。

  《寶蓮燈》設定的故事背景是西部,主創人員們遠赴敦煌、西安等地采風。片中沉香為了奪回寶蓮燈在天庭與看守寶蓮燈的士兵斗智斗勇,這些士兵就有西安兵馬俑的形象特征。

  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1987年出品的《邋遢大王奇遇記》,將故事的背景設置在古墓。創作人員專門到鄭州博物館,后到了南陽和長沙等地,那里有很多古墓。長沙馬王堆發掘出很多棺材,片子里很多棺材的彩繪都以此為原型。影片中的墓道是根據南陽的墓道設計的,老鼠國王睡覺的匜(盤),是以南陽博物館里的青銅器為原型的。

  文/陳明意 王嘯 周道晗聞 韓佳希


如果覺得我的文章對您有用,請隨意打賞。您的支持將鼓勵我繼續創作!
贊賞支持
贊賞金額(元):

支付方式

立即支付

打開手機微信,掃一掃下面的二維碼,即可完成支付

大學生雜志社官方微信

支付成功,謝謝支持

關閉
腾讯分分彩1个月赢40w